当前位置:首页 > 杏耀大学文章列表 > 查看文章
杏耀中学的“涅槃”与“新生”
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26日 点击次数:778
上海德富路中学,设计及施工延续了6年之久(2010年设计直至2016年建成),经历了重重磨难,包括土地问题、领导换届以及对传统规范的触碰——建筑师认为,只要能够改变一点点现状就弥足珍贵了。


选择了挑战

“一些著名的建筑师到我办公室,看到这个模型的时候都很惊讶,说这个方案是怎么审批通过的?”


德富路中学梁柱结构分析图

“学校不应该像兵营般压抑,应该释放孩子们自由的天性。要更接近地面、更接近自然、更方便运动。”
—— 张佳晶

在朝向和日照这两条严苛的规范下,行列式的布局是这个时代的金科玉律,从被规定之后就被努力地捍卫着,包括被规训的人们,合力成为了教条的拥趸。在德富路中学设计初期,首先从布局上就没想过传统学校那种行列式、兵营式的结构设计,希望打破多年学校建筑中的传统惯例。而建筑师所设计的是田字形加双廊的设计,这是“直白地”在挑战传统教学楼排排坐的死板设计模式。


面向走廊的窗台设计也没有遵从教育局1米8以上的高度要求, 田字型双廊设计、建筑跌落的空间设计、正方形的教室、半地下的食堂,这些都打破了传统的束缚,但是在房子建成之前很少有人支持,都是建筑师一个人在推动项目的进展。



和“反对者”共舞

在一些方案评审会上,专家们说,教室的尺寸是他们这辈建筑师一公分一公分算出来的,怎么可以轻易改变,我听到这“一公分一公分”的时候就特别反感,我们的青春就被你们一公分一公分的限定了,我第一反应就是膈应,然后想反对。

上海市的初中教室建筑示意图是九米六乘七米五,这是教育建筑圈子里约定俗成的规范,但是我所设计的是正方形教室(8.5米见方面积相等),教育局和专家说不行。我只好亲自动手,把教室座位排布图画出来给他们看,并用软件计算了采光系数。你这个传统的教室可以,那我这个正方形的教室也可以,不管是国家规范50个人还是上海规范45个人,都能够满足间距、视角、光线等要求。初中生已经长大了,他们也会有换衣服的时刻,所以我在每个教室旁边额外加了一个衣帽间,这就是对他们的尊重。



标准教室布局及光环境模拟计算

而莫比乌斯环一样的外形设计,也遭到很多专家的诟病,因为环形设计坡道楼梯就很多,专家就说不安全,容易发生踩踏。其实这是一个惯性思维,我告诉他们是“楼梯少了才会踩踏”。


外墙立面材料采用的是传统干粘石的做法(因为十块钱的价钱之差不肯用水洗石),家长和教育局就认为容易蹭伤,这想法很幼稚。这种材料在国外和上海的风貌区比比皆是,但是孩子家长和教育局却认为,只要墙面是粗糙的,就一定会受伤。我只好现场亲自演示,拿手去使劲地蹭材料,告诉他们这样不会受伤,而且“前法租界”里也没听说孩子被蹭伤的案例,我在一个面对德富路初中生的讲座里说过:“你们要是谁都能被墙面蹭伤,你们可以转学去特殊学校。”


在突破习惯和规范上,教室面对走廊设计的是低窗台。教育局不同意,说窗台太低会影响孩子的学习,建筑师就坚持自己的看法,孩子的成绩好坏跟窗台有什么直接关系,健全的人格取决于于不受桎梏的少年时代 ---“初中男生一定要在教室里看得到隔壁女生马尾辫走过的身影。”而走廊外栏板高度的国家规范是1米1,但教育局就要求做到1米5,说是怕孩子跳楼。但是一米五也能跳的下去,爬过去不就跳下去了吗?后来大家又折中到1米25,而且建成之后在内侧还加了栏杆。